手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服务业迎大减税曙光增值税扩围上海试水

发布时间:2020-10-17 02:38:36 阅读: 来源:手套厂家

服务业迎大减税曙光 增值税扩围上海试水

作为税制改革重要方向,“增值税扩大范围”迈出重要步伐。  昨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2012年1月1日起,在部分地区和行业开展深化增值税制度改革试点,逐步将目前征收营业税的行业改为征收增值税。  试点将先在上海市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等开展,条件成熟时可选择部分行业在全国范围进行试点。  多名财税专家表示,增值税扩围试点也是新一轮减税性税制改革启动的信号。  利好现代服务业  今年7月底就有传言称上海已入选增值税改革试点范围。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一名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证实了“在上海进行试点早已确定,只是刚刚公布”的说法。  这一选择也被视为中央支持上海现代服务业发展的利好消息。  2009年,国务院批复上海加快推进国际金融、航运“两个中心”建设的相关文件,人们期待高端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成为上海经济加速跑的“两条腿”。然而,服务业领域重复征税问题没有突破,也成为诸多企业的困扰。  上海市政府相关人士对本报表示,这次针对相关领域进行税收结构性调整的政策,将对推动上海服务业加速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从2008年开始,上海就开始研究制约现代服务业发展的体制、机制瓶颈,相关政策已经向国务院有关部门争取了两年多。”该人士表示,此次上海率先纳入增值税扩围试点的“信号很明确,就是极力破除制约服务业发展的各种障碍”。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对本报表示,试点之所以选上海,是因为上海的现代服务业发达而且企业管理水平比较高,有利于积累更多经验。  此外还有技术性原因。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税务教研组组长汪蔚青在博客上分析称,除了上海,全国税务系统都分为国税局和地税局,分别负责征收国税、地税。增值税属于国税,营业税属于地税,如果增值税扩围在除上海以外的任何地方试点,都需要涉及到该地国家税务局和地方税务局两个体系,其中的交接、协调、磨合,会增加很多工作量。  结构性减税  至于选定的试点行业——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都是存在营业税重复征税的“重灾区”。作为营业税的纳税人,企业在购买原材料、生产设备、燃料等时所缴纳的增值税不能抵扣,此类现象导致重复征税。  推行增值税改革之后,物流及部分生产性服务业等行业将能享受到增值税抵扣所带来的税收优惠。  国务院参事、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刘桓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增值税改革是结构性减税的重要举措,对企业来说是一件好事情,产生的直接效果就是减税。  汪蔚青则指出,交通运输业是税收体系里比较奇特的行业,交通运输企业全额征收3%的营业税,但是取得交通运输业发票的增值税一般纳税人却可以按照票面金额抵扣7%的增值税。其中存在4个点的税率差额,留下了一个极大的税收漏洞。这样一个税收体系中的“两栖明星”早已被税务局看在眼里,这次终于借增值税扩围的机会,将其第一批纳入试点范围。“做人还是做税,都纯粹点比较好。”  汪蔚青还认为,建筑安装行业很可能会成为此次扩围的另一个目标。  国务院常务会议还决定,在现行增值税17%标准税率和13%低税率基础上,新增11%和6%两档低税率。  为什么新增11%和6%两档税率?汪蔚青的解释是,由于服务业过去一直缴纳营业税,增值税抵扣的链条未理顺,而且不同行业的利润率不同,因此,需要根据生产性服务业专门设置不同于普通制造业和贸易类企业的增值税税率。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中国税务学会理事胡怡建对本报表示,增加的两档低税率,主要是针对这次新增的服务业试点领域,工业、商业领域依然按照原来税率水平保持不变。  施正文则认为,目前尚不能确定哪些税目适合11%和6%两档低税率,但政府通过设定这两档低税率透露出了增值税税率下调的信号。  中央让利地方  今年3月全国两会已经将“扩大增值税征收范围,相应调减营业税等税收”纳入了“十二五”规划。但由于涉及中央和地方利益分配格局的再调整,改革面临很大阻力。  这次改革试点采取了一种“折中”方案:试点期间原归属试点地区的营业税收入,改征增值税后收入仍归属试点地区。试点行业原营业税优惠政策可以延续,并根据增值税特点调整。纳入改革试点的纳税人缴纳的增值税可按规定抵扣。  中央政府主动“让利”,将本应属于中央财政的增值税收入留在地方,从而绕开了阻力最大的“深水区”。  按照中国现行的税制,增值税属于共享税,中央分75%,地方分25%。增值税是最大的税种,2010年,国内增值税收入为21092亿元,占税收总收入的比重为28.8%。而营业税属于地方税,增值税扩围之后意味着一部分原属于地方的收入要与中央共享且中央占大头,地方收入会减少,因此,地方政府对于增值税改革积极性不高。  刘桓表示,试点方案中明确改征增值税仍归属地方,表明这次改革不影响中央地方原来的分税比例,是在原有的财政体制框架内来实现税制改革。  “这些举措意味着原来营业税改征增值税后,对地方财政收入不会造成大幅影响,有利于推动地方政府参与改革的积极性。”胡怡建说。  但刘桓也表示,这项试点如要全国推广则不能再采用这种“绕行”的方式,必须设计中央和地方的分成问题,牵涉的面会很广,需要全面的测算,短时间内肯定无法全面推开。  刘桓表示,增值税改革启动也是新一轮税制改革启动的信号,表明政府是要用改革的方法来减税,在完善税制的同时也适当减轻一些行业的税负,起到降低物流成本和促进服务业发展的效果。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也在微博上评论称:“这是一项已定重大减税改革拉开序幕的表现,意在减少重复征税等,降低三产税负以利其更好发展、放手专业化细分和升级换代,进而提振消费、改善民生、扩大内需、转变发展方式。”

ib课程有哪些

alevel线上培训

ib教育

ap数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