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清东陵到底是被谁盗的孙殿英只是开了个头而已

发布时间:2021-01-07 10:53:10 阅读: 来源:手套厂家

清东陵到底是被谁盗的?孙殿英只是开了个头而已!

清东陵到底是被谁盗的?孙殿英只是开了个头而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清朝入关后的皇陵分为东陵和西陵,历代清帝以及后妃、阿哥、公主大都葬在这两处皇家公墓中。清西陵位于河北保定境内的永宁山下,内有雍正、嘉庆、道光和光绪四座帝陵。清东陵位于河北遵化境内的昌瑞山下,内有顺治、康熙、乾隆、咸丰、同治五座帝陵。

清西陵中除光绪的崇陵和瑾妃墓曾在1938年遭到过盗掘外,其余帝后陵墓基本都完好无损。而清东陵的情况则完全不一样,除了被认为是空坟的顺治孝陵未被盗外,其余帝后陵寝在前后两次大规模盗陵中被洗劫一空。

皇陵被盗是历史上多有发生的事情,它们每在改朝换代之际,都因为埋藏着大量珍宝而遭遇偷盗。西汉末年赤眉军攻入长安,挖开了包括汉高祖长陵、汉武帝茂陵在内的西汉皇陵,只有以薄葬著称的汉文帝霸陵得以幸免。唐朝灭亡后,耀州节度使温韬盘踞关中地区,李唐皇陵几乎被他逐个盗掘,而清朝的东陵也两次遭遇被盗的命运。

第一次发生在1928年7月,东陵大盗孙殿英带着部队遮遮掩掩挖了7天7夜,洗劫了乾隆的裕陵和慈禧的定东陵。第二次东陵大盗案发生在1945年9月,另一个团伙轰轰烈烈地干了4个月,挖空了清东陵余下陵寝中除顺治孝陵以外的所有陵寝。这两次东陵大盗案的发生,都与民国局势风起云涌的变幻紧密相关。

北洋势力大退却与第一次东陵大盗案

在清朝覆灭之初,得益于革命党与北洋派在辛亥革命中达成的合作,时局在短期得以恢复大体的稳定,这对清朝皇陵历史文化的保护显然是有利的。特别是清末帝溥仪的和平逊位以及清室优待条件的议定,使得清朝皇室不仅生命财产得以保全,其祖宗陵寝也得到更好的安全保障。

但是好景不长,北洋政府与革命阵营的斗争以及北洋内部派系的权力争夺从未停止,并直接影响了清东陵的命运。先是在1914年,北洋政府的内务部将清东陵红桩以内地区移交清室自行管理,致使所设护陵办事大臣以及护陵八旗子弟兵面临薪饷上的困难,只得在陵区内开垦土地来解决生计问题。

接着在1921年,直隶省长曹锐(直系军阀曹锟的弟弟)以查办盗卖陵树为名在清东陵设立垦植局,而垦植局的实际职能却恰恰是砍伐陵树,陵区的青山因此在几年间被砍成了秃山。而更严重的打击发生在1924年,冯云祥趁着北洋军阀内部直奉内斗的时机,率军进京推翻了直系军阀控制的北洋政府,并顺手将清室迁出紫禁城,还修改了清室优待条件,将清室私产全部收为国有。

自此之后,清东陵所设的护陵大臣以及八旗子弟兵彻底断绝经费来源,陵区的守卫由此而日益松弛,乱兵、土匪乃至周边村民于是纷至沓来进入陵区,起初还只是盗卖皇陵祀殿等地面建筑中的器物,后来开始深入地下挖盗景妃陵、惠妃陵、理密亲王陵等处的殉葬物。

甚至据说清室委任的护陵大臣毓彭也参与了盗卖,他在北京城中的奢靡生活就是靠监守自盗中饱私囊得来的。而此时对于清东陵来讲,已经来到了致命的1928年。

这一年,奉系张作霖所控制的北洋政府被北伐军打垮,所部奉军于5月30日撤离京津。几天后,张作霖本人也在撤往关外时在皇姑屯被炸成重伤后死去,张学良于是随即出关就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而此时的北京城,已被国民革命军第三集团军第三军第六师接管。

当时奉军的第三方面军、第四方面军以及直系孙传庭的残部已经退至滦县以北,而国民革命军的四个集团军各部则分别驻在沧州、天津、北京一线,与北洋军阀部队形成了一种隔遵化对峙的局面。而在遵化地区也进驻了一支特别的部队,它就是刚刚加入国民革命军序列的第十二军,军长正是孙殿英,此人成功搭上了北伐的末班车。

清东陵就这样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两军对峙的真空地带,并落到了孙殿英的管辖之下。等到孙殿英在七月初对清东陵下手的时候,外部形势是国民革命军在冀东发起对直鲁联军残部的作战,国内外的注意力都被这场战争所吸引。

所以在当时各方军队因战事而备战和调动的过程中,没有人去注意在防区里搞军事演习的孙殿英,更没有人注意到他真正的“演习地点”是乾隆和慈禧两座陵寝的地宫,“演习”的成果则是搬空了陪葬在两座地宫中的珍宝财物。

日伪势力被清除与第二次东陵大盗案

民国自1928年起从北洋政府时期进入到国民政府时期,国民政府在象征性地审判东陵盗案后,设置东陵办事处负责陵区的管理和守护。1932年日本关东军扶植溥仪建立伪满洲国,帮助他在清东陵设立“东陵地区管理处”,并趁机在那里建立“大日本驻马兰峪领事馆”,随后又派出日本宪兵队以及伪满洲军和伪警察驻守清东陵。

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驻守清东陵的日军以及伪满警察和军队也随即或撤走或溃散。清东陵地区当时属于蓟遵兴抗日联合县第七区,同时也是冀东军区所接管的管辖区域,冀东军区接管后向陵区派出一个营作为护陵部队。但不久后随着形势的变化,冀东军区的主力部队被调往东北,那一个营的护陵部队也因为玉田、武清一带的战事需要而调走。

虽然冀东军区调走护陵部队时,组织周边村庄民兵配合区小队临时组建了守陵队伍,但是在蓟县人王绍义的阴谋策划下,清东陵还是发生了规模更大更惊人的第二次大盗案。

王绍义早年时是土匪团伙的一个头目,甚至在孙殿英盗东陵之前,身在匪帮的他就动过盗陵的心思。他在抗日战争期间蛰伏东陵地区以务农为生,认识不少流氓地痞以及军队和地方干部。冀东军区守陵部队一走,王绍义就找来杨芝草(王绍义的铁杆)、穆树轩(东陵周边村庄副村长)商议“大事”。

杨芝草绰号“小诸葛”,早先也干过土匪的勾当,后来又给日本人当过伪警察。穆树轩的祖辈是东陵守陵人,他本人早先则以绑票、打劫之类的土匪活动为生,后因所在匪帮被八路军打散而回乡,结果在老家混成了副村长。

当时守陵的民兵队伍由区公所公安助理赵连江(或叫赵国正、郭正)、裕大村副村长贾振国(或叫贾正国,兼任民兵小队长)等人带领,王绍义、杨芝草、穆树轩等人盗墓计划的第一步,就是把赵连江、贾振国的守陵队伍拉入伙。他们很快纠集了三四百名村民,于1945年9月潜入陵区开始盗陵。

咸丰的定陵、慈安的定东陵、同治的惠陵、康熙的景陵……依次被挖开,陪葬品被洗劫一空。最初在盗完定陵的时候,王绍义又用从里面得到的财宝,把当时冀东十五军分区敌工部长张尽忠、蓟遵兴联合县的八区区长介儒、区小队队长张森等人拉下了水。

敌工部长张尽忠的背景比较复杂,他原先给日本人当过矿警,后来弃暗投明参加了八路军,并一步步升任敌工部长。他加入王绍义的盗陵团伙后就接管了指挥权,并对外宣称盗皇陵是“帮助群众度过饥荒”,又拉了更多的村干部、区干部、民兵和群众参与进来,由此使盗墓人数的规模进一步扩大到超过千人,使他们的力量壮大到足以盗空整个清东陵。

这场轰轰烈烈的盗陵活动一直持续到1946年1月,前后历时近4个月。清东陵中除去已经被孙殿英盗空的乾隆裕陵和慈禧定东陵,以及据称是空坟的顺治孝陵之外,余下的所有陵寝都被盗掘殆尽。

至于盗陵所获得的大量陪葬品,据五年后遵化县公安局的审讯笔录,王绍义供称:“我们把盗陵的物质按股分配,有很多的股,我所分的物资大部全叫我卖了。现在只有珠子四口、钻石一块、玛瑙药壶一个在我家藏着呢,其他物质没有了。”

湖南银屑病医院

云南多动症医院

南昌血液病医院

西宁整形美容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