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乡亲们养老我先带个头儿

发布时间:2020-07-13 20:24:38 阅读: 来源:手套厂家

早晨,做做操健健身;白天,下下棋打打牌;晚上,看看电视遛遛弯儿;偶尔扭扭大秧歌,隔三岔五看看二人转……多少人向往的生活,在这里,不需要花一分钱就实现了。这就是承德县郝季沟村“幸福院”里的老人们原汁原味的生活。

“幸福院”的建成要归功于有25年党龄的丁玉龙。是他,让老人们原本孤独寂寞的暮年生活变得开心快乐;是他,让老人们不敢奢求的梦想变成了现实,而这个美梦还会一年一年地持续下去……他被授予“全国孝亲敬老之星”“河北省道德模范”“最美承德人”等荣誉称号。

千万富翁回乡赡养全村老人

52年前,7岁的丁玉龙随家人离开了郝季沟村,一起去“闯关东”。几经周折,一家人最终落脚在黑龙江。就是在那片黑土地上,他挖煤、开店、卖冰激凌,用汗水和辛劳积攒收入。1996年,丁玉龙开始承包小煤矿。他和工人们一起摸爬滚打,忙碌在生产第一线。十几年的时间,他遇到数不清的坎坷,战胜数不清的困难,终于挣下了3000多万元。

富裕起来的丁玉龙,始终没有忘记大山深处的乡亲们,每次回老家都为村里办一些实事、好事。据了解,郝季沟村位于偏远的大山之上,土地贫瘠,交通闭塞,由4个自然村组成,一共150多户,500来口人,只有800亩“望天收”的山坡地。村民的主要收入就是靠年轻人外出打工,一个人养活一家人,这个村是名副其实的“打工村”。更为重要的是年轻人都外出了,村里的多数老人都成了留守老人。对独居老人而言,不可预知、不好解决的问题常常接踵而来。

丁玉龙说,这让他萌生了一个让村里所有老人安度晚年的想法。一开始想给他们每人点钱,解决他们的生活困难。他的老父亲却对他说:“这一代人吃了太多的苦,很少为自己考虑。你给他10万元,他会给儿孙添置家当;给50万元,他会在城里给儿孙买套房,绝对不会为自己花钱去享福。”

经过深思熟虑,丁玉龙最终决定在这个大山里建一座功能齐全的养老院。他觉得老人们的一生太苦了,晚年也该在舒适的环境里,过几天开心的日子了。

“为乡亲们养老,我先带个头儿!”

丁玉龙雷厉风行,说干就干。2010年11月,投资560万元的高档老年公寓拔地而起,成为当地十里八村最好的建筑。它占地7亩,建筑面积1970平方米。脚下铺地暖,墙上挂彩电,洗脸用热水;娱乐室里有麻将、象棋,图书音像室里有杂志、皮影和评剧。

丁玉龙给养老院取名为“幸福院”,希望每一位住在这里的老人都幸福。他处理完自己在黑龙江的所有生意,专心当起了“幸福院”院长。2010年11月4日,第一批43位70岁以上的老人入住了。到2012年重阳节,入住条件放宽,规模扩大,夫妻双方只要有一人达到65岁以上,就可夫妻一同入住。几年里,院里的老人有来有“走”。目前,养老院共住有48位老人。

今年11月24日,记者踏着皑皑白雪走进郝季沟村,远远便看见了幸福院的三层白色小楼,一条大路直通小院,院内的积雪已经被清扫,宽敞整洁。一座老寿星的雕像格外醒目。室外寒气袭人,室内温暖如春。楼里卫生所、图书室、餐厅一应俱全。老人的房间里有大衣柜、床、电视等各种生活设施,还有独立卫生间,俨然一个标准的宾馆。

谈起小院里的生活,老人们脸上洋溢着幸福。今年77岁的刘素琴老人说:“做梦都没想到能住上楼房,洗澡有热水,不用生炉子,饭吃现成的,还不花自己一分钱。老了老了,哪成想过上这样的好日子!”

丁玉龙一边领着记者参观,一边笑着说:“改革开放之后,自己成为先富起来的人,但是钱是从社会中来的,最终还是要回归到社会中去。农村的养老是个‘老大难’的问题,光靠政府是不能很快解决的,还需要社会、家庭等各方面的共同努力,我就先带个头儿,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把幸福院办下去

为保证老人们的生活,丁玉龙聘请了4个村民到院里帮忙,由于人手少,他和老伴儿便充当全能替补,哪里忙不过来,他们就会补充到哪里。有老人生病,他们经常亲自照顾。丁玉龙说,自己并不像外人说的那样有钱,“我当时就挣了3000多万元,盖养老院用了500多万元,家里也需要一些开支。”丁玉龙说,自己从小是个苦孩子,知道每分钱都来之不易。

目前,该院一年开销大约在几十万元。在谈及是否有足够资金支撑其长期运行时,丁玉龙满怀信心地说:“没有问题。”丁玉龙告诉记者,建“幸福院”之初,就考虑过如果资金链断了怎么办。为了今后“幸福院”不会因为资金不足而停办,丁玉龙专门拿出了2000万元,存进一家银行,作为“幸福院”的养老备用金。

他说:“我就打算用每年七八十万元的银行利息,把幸福院一年一年地办下去。假如以后银行每年的利息不够‘幸福院’的运转费用了,2000万元的备用金运转几十年也不成问题。”另外,丁玉龙说,他还在村里租了土地,种植一些蔬菜、地瓜、玉米等,夏天基本不用买菜。

对于有人担忧的“丁玉龙的敬老之路能走多久?”丁玉龙在自己的一篇日记中曾写道:“我现在就像驾驶着一部载客车,沿着很远的路小心地行走着。转一圈就是一年。人们随时都上车,也有下车的。我在一圈圈走着,终有一日我可能下车。希望有一个好司机把我的方向盘接过去,继续向前行走。接好送好一代代老人们。这就是我一生最大的心愿。”(记者 耿建扩 通讯员 咸力东)

冀州设计西服

苏州职业装定做

邓州定制工作服

新郑定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