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明日踏青满路香

发布时间:2020-06-22 12:47:22 阅读: 来源:手套厂家

明日踏青满路香

又见吴兄的新作在《中华诗词》发表了,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发一则短信向吴兄致以诚挚地祝贺。

曾经,我与吴兄交情甚笃,来往频繁,“礼尚往来”淡如清水,不枝不蔓——为诗而来,为诗而往。我之于吴兄,可谓知其心,知其性,每与之见面,以茶代酒,却总有酒逢知己千杯少,话因投机不嫌多之感,一见面,常是滔滔不绝,侃侃而谈,吴兄亦然。

吴兄古文功底深厚,见多识广,与之初交,常若醍醐灌顶,获益良多。我对吴兄的习作也总是赞赏有加,可是后来,渐渐地,我对吴兄的作品总是贬之太多,褒之甚少。在我的眼里,吴兄的作品已非我相识之初的“西施”了,其实,吴兄的创作技艺正日臻成熟,思路也渐入佳境。

或许是“两个人的世界”也蕴藏着“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哲学辩证法。记得有一天,吴兄拿着几首新诗见示于我,要我为其点评时,我竟然说出只可藏在心里,不可使之脱口的话来:古典诗词早已是明日黄花了,我们平时偶尔玩一玩,当作玩牌,玩游戏还可以,要想弄出点名堂出来那别痴心妄想了。

说这话时,我并不是门缝里看人,把吴兄看扁了。而是我偏狭地认为,真正要写一首好诗,一定要有丰厚的积累,丰富的阅历,更要有灵感的垂青,而我们这一伙人的学历不高,生活的空间逼仄——仅守三尺讲台之间,加之工作繁忙,而这“没有实用价值”的古典诗词与自己的工作也似乎搭不上关系,学创作古典诗词无异学屠龙之术,费力不讨好。

知趣的吴兄知我是一个胸无大志,取得点成绩便翘起尾巴来的人(其实,我还是那么谦虚,只是我惯于实话实说。)因为这样,吴兄便自然与我分道扬镳了。还好,吴兄早已认识了几个经验丰富的老诗伯,有了“程门立雪”的好去处。我疏远了吴兄,疏远了曾经挚爱的古典诗词,自然有了更多的时间与人聊聊天,打打牌,喝喝酒,生活的情趣也并不减少,活得依然自在潇洒。没想到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句话在我与吴兄之间竟然也找到了印证。在短短的不出一年时间,吴先生在《中华诗词》上发表了作品,在参加全国性的诗词大赛中获得大奖,言谈举止更显得大方落落,文质彬彬,在工作上也取得了优异成绩。不用说,吴先生取得的成绩让我可望而不可即,更让我不曾想到是,从来让人们公认为“性情温和,不与世争”的我,竟然也有“为了区区小事”跟同事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也许这又印证了前人说过的话:“不学诗,无以言”,“三天不读书,便面目可憎”了。

近年来,我脾气变得暴躁起来,若不是由于其他缘故,便可归因于不学诗,不读书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与吴兄是否还能同道,就看我是不是还能与我久别的“唐诗宋词”和好如初了。而要做这一点,我首先得更新思想观念,改变生活方式,把眼光放远,把目标看清——莫让丝竹来乱耳,交友无须尽白丁。

此时此刻,我在分享吴兄的快乐之余,也重新获得了学习古典诗词的信心和热望,于是,我又想凑诗一首权当本文的结语:遍野萧疏岂必伤?春回桃李自芬芳。一枝喜报东君到,明日踏青满路香!

[憨鼠责编:阿九]

热浸塑电缆套管

8方压缩垃圾车

能耗管理系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