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高估值现市场贪婪初创企业警惕泡沫幻灭

发布时间:2020-03-10 09:57:37 阅读: 来源:手套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安息吧,好时光!这是2008年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大爆发前,美国红杉资本向所投资的企业发出的预警。与其有着异曲同工的则是6年后的2014年,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在《致经纬系CEO们的公开信》中一样向被投企业敲响了警钟。

有所区分的是,前者是对经济延续下行所带来的企业生存压力的耽忧,后者则是期望面对目前疯狂的创投资本,提示容易迷失方向的企业。

中国互联网行业创新所带来的正面效应正在逐步加深,再加上阿里巴巴上市带来的强烈财富效应,都让更多的人愿意取出真金白银撒向投资界。简而言之,当下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迭代发展和中国信息产业的实力都在进一步推高这波行情。

这对眼下的中国创业者们无疑是件好事,乃至好到连他们自己都有点儿不敢相信了。鼎晖创投合伙人李牧晴自言这段时间遇到创业者时被问及最多的就是,现在市场太热了,我们是不是该在现在拿更多的钱?投资机构在未来还会投资更多的钱吗?而投资人给到的答案无一例外是,一定、肯定和必须。

但是,最好的时期也有可能变成最坏的时期,坏的缘由在于没有人能预判这样的好日子还能延续多久。

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近日针对后阿里时期资本市场走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谈到,中国一些初创企业的估值最近的确有些癫狂,但半年内会有改正。如果你是刚刚上路的创业者,别怕被钱砸晕,能拿赶忙拿。

依照张颖的判断,现在的热度势必转冷,但低潮什么时候到来,是不是会在12个月内到来,尚没法准确得出结论。

一级市场估值高企

今年投资人的普遍感受是,TMT初创企业天使轮的估值等同于过往A轮的价格,乃至更高的情况已成为常态,更有创业企业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估值翻了近10倍,每轮融资之间的时间差被迅速缩短。

清科团体创始人倪正东乃至感慨道,一个项目可能上午与下午的价格都会不同,而关于3个人公司估值500万美元,8个人的公司估值8000万美元的段子并不是个案。最近几个月,每周都有我们之前投过的企业融到了新一轮资金,在投资界15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融资的年份。倪正东说。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这场高估值的盛宴乃至让某些投资演化成了一个半公然情势的拍卖行动。一家人民币基金的合伙人在私下里向记者提到,最近一个上海的创业项目,云集到了北上广深一线的投资机构,且出面的均为机构的一把手,由于竞争太过剧烈,该项目的投资落槌终究以一个近乎拍卖的情势来决定。一家机构出一个价格,马上会有另外一家机构表示愿意加价,一轮轮交替上升。上述合伙人说,之前机构间叫价还是属于私底下的行动,但现在同行间都知道彼此的底价,投资已搞成一个半公然情势的拍卖了。

投中研究院分析师李鑫认为,眼下的投资是基于急速的产品扩大和数据驱动型投资决定,这让投资一家企业的决定变得愈来愈快速和草率,也使得投资人不能不冒着巨大的估值风险。

目前存在的挑战就是投资人缺少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快速而准确地做出决策的能力。李鑫分析道,常人总倾向于在掌握更多的信息和掌控后再做出决策。但这类思惟模式不适用于弱肉强食的风险投资行业。在热钱快速分抢好的投资项目之时,投资人必须在令人难以置信的压力下做出快速的决定。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计越表示,之前中国公司去海外上市,10亿美元的市值已是很高了,但最近两年中国公司去海外上市,超过10亿美元的市值已是常态。而现在一些未上市的企业也已轻松到达乃至远远超过了这个数量级,比如小米的估值已超过500亿美元了。

其实,多家还没有IPO的科技创业企业都出现了天价估值,比如卖了190亿美元的WhatsApp、融资估值180亿美元的Uber,还有Airbnb和SnapChat的估值也已到达了100亿美元。而在国内,包括途家、蘑菇街、寺库等企业在今年的单轮融资金额都已超过了1亿美元。

泡沫行将显现

在IDG资本合伙人李丰看来,中国范围大的公司数量增多从宏观来看是件好事。由于原则上最近上市的很多公司和大家在投的很多公司跟之前最大的差别是它不再是建立在广告模式上,而是建立在交易模式上,资本市场期待这类从广告切换到交易的公司类型。他说,阿里巴巴最少证明了一件事,只要把各种类型的交易都放进去,大家能赚钱的范围最少可以上两个量级,因此出现了范围更大的公司。

虽然企业体量增大,但在计越看来,在100家企业中真正能够变成伟大公司的可能只是其中的2%~5%。最大的困难是现在还分不出谁属于这2%~5%,所以大家现在把100家公司的估值都炒高了。

但是,这样的投资高点是不是会延续?在张颖的分析中,他认为接下来二级市场先期大规模回调的可能性比较大。经过统计,他发现,标准普尔500指数在2014年已第33次创下新高,但在不断冲击新高的繁华背后其实存在着极大的隐患,在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成份股中,约有47%的个股相比它们过去12个月中的峰值已有最少20%的跌幅。

这类二级市场的回调效应一旦产生,一级市场必将会产生联动反应。张颖提到,国内的VC行业在2011年有过一个短暂的高峰然后由于窗口期的问题在2012年迅速回冷,由热转冷的变化仅仅产生在几个月以内。当调剂来临,原来可以融资千万美元的公司在那时砍一半、砍三分之二融资额都融不到,也会有很多融不到钱的创业公司将在短暂的黑暗中倒下。

《第一财经日报》与不同机构投资人的交换显示,今年活跃在一线的投资机构几近清一色召募了新的基金,所有的投资人都表示加快了投资速度,同时进一步放大投资数额。但是,一个基金的体量、团队常常决定了其投资的案子数量和速度。张颖认为,这类盲目的乐观是非常危险的。

依照澳银资本开创合伙人熊钢的说法,现在初期投资的泡沫都集中在互联网,泡沫之所以没有破是由于有资金在延续支持,可一旦一个行业没有资金进入、纷纭撤离时就是泡沫幻灭的时候,但在甚么时间、甚么点、由于甚么缘由现在不得而知。

也许就如张颖所言,市场从贪婪转向恐惧的关键节点就在弹指间。

中综投有限公司

珠海中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台安支行

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

相关阅读